bilibili弹幕网董事长)

2019-10-03 18:00

  逍遥世家高手帖www.23331.com。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曾担任猎豹移动(Cheetah Mobile Inc.,NYSE:CMCM)的联合创始人。

  2018年10月,哔哩哔哩成立电竞公司,前战旗直播CEO陈悠悠获任总裁。

  2010年贝壳安全被金山并购,成为金山网络(现猎豹移动,NYSE:CMCM)的联合创始人

  2011年作为天使投资了bilibili,并一直担任bilibili的业务顾问

  2014年猎豹移动IPO后退出,正式加入bilibili成为合伙人担任bilibili董事长。[3]

  我是B站的前2W用户,那时候基本没什么人知道B站,而且我也不知道用户年龄多大。到后面,我很快认识到bilibili创作团队,发现他们年龄比我小一些,他们都是90后了。

  2013年的时候,B站活跃人数已经几千万了,我在百度指数查B站是零,也就是说没有一家媒体报道。到了14年的时候,忽然有一些媒体开始报道隐形的B站了。后来发现是因为很多我的战友进入了各大媒体,向他们的上司极力地安利了B站。B站的创始人那时候还在上大学,就创立了B站。在我看来,B站的整个过程可以用四个字形容:无心插柳。我当时加入B站,完全是个人爱好。(那时候创作团队)两个人都不到23岁,3K块租了个民房在杭州,当时B站公司都没注册,唯一的收入是百度和谷歌的广告。当时无论是做B站的人,还是我参与,都是个人兴趣。我们一定要保持B站的小众特色。我们自认为走的是一条荒无人烟的道路,但是走着走着就发现了一座城市。

  我是第一代网民,我在金山做一个程序员,金山用一条24小时的专线。以前上网都是用电话拨号的,那时候只要我上网,我家就与世隔绝了,因为别人电话就打不进来了。QQ最早是聊天软件。我就问新浪:腾讯能做起来吗?新浪就说:当然不行,QQ都是小孩用的。我当时觉得好有道理,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:小孩都会长大的。从大家开始用QQ到大家都用QQ只用了三年。所有的流行产品一开始都是小众产品。

  我在退出猎豹之前,我和朋友喝茶,说要去做动漫。他说:我认识你多年了都不知道你喜欢动漫!那时候他看我的表情就好像我出柜了!

  我上中学的时候,特别喜欢看周星驰,大内密探零零发。当时周星驰不叫电影,大人们觉得唐国强那种才叫。但是90年代的时候大学生都已经很爱看了。周杰伦也是。我觉得就是这样,年轻人喜欢的亚文化在五到十年之后就变成了主流文化。最重要的是这个受众是否有话语权。我觉得非主流亚文化并不是真的不好,而是因为受众社会地位不高。看话剧、看歌剧有上B站的人多吗?那么为什么看话剧看歌剧就是主流?这没道理,就是受众的原因。

  陈睿,70后。翻看他前三十多年的履历,算得上一位颇有成就的互联网人士:金山软件最年轻的事业部总经理、雷军的学生、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将猎豹移动运作上市……

  但2015年,陈睿离职猎豹移动,加盟B站担任执行董事,现任公司董事长。当时在纽交所上市的猎豹移动市值有30亿美元,陈睿作为猎豹的第三号人物,离职意味着无法兑现一笔价值不菲的股权。但陈睿等这一天等得太久,用他的线岁后必须要完成的一场说走就走的“旅行”。其实,陈睿的另一面是个资历超过二十年的动漫达人,在B站的ID是两万零几号,也就是B站最早的两万名用户之一,绝对的元老级用户。

  2010年,奔波于猎豹移动各类事务的陈睿在朋友推荐下上了B站,从此一发不可收。当时他顶着巨大的业绩压力,除了每天干活,就只有上B站这么一点乐趣,连续上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。他当时就非常深刻地感觉到这个产品很特别,因为它会让人有一种沉迷的感觉,而且是发自内心的沉迷。

  陈睿形容的这种让人沉迷的B站产品形态,今天也没有多少改变:up主创作投稿,用户去看,看的时候有弹幕,用户在弹幕评论里面吐槽。这让一群和陈睿一样的“二次元”人群有了种发现新大陆的感觉。

  他当时一直在想,到底是他不正常,还是这个产品不正常?因为他本身是做互联网产品的,像这种社交娱乐属性的产品很难让人在一年里每天都上,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。但这个产品在功能上其实很简单,所以他当时总结的感觉是他还是正常的,应该是这个产品比较特殊。

  带着一种铁杆用户的热情,陈睿在2011年联系上了B站的创始人徐逸。当时徐逸才22岁,正带着其他三个小伙伴挤在杭州一间租来的民房,吃喝拉撒和B站运营都在这里解决。说运营还不太准确,因为他们当时并没有注册公司,网站收入主要来自搜索引擎的广告,一个月也就几万块钱,而每个月网站的维护成本超过10万块。

  陈睿觉得这个四人小分队很有战斗力,而且感觉到徐逸想把B站做得更好,于是出于理性决策和作为铁杆用户的支持,陈睿投资了B站。今天,B站把总部搬到了上海写字楼,在北京和东京均有办事处,注册用户突破5000万。

  眼下,B站可能仍被认为是“小孩搞的东西”,但未来呢?“未来世界终将是由年轻人主导的,需求也是由年轻人推动的,所有文化的发展都是从年轻人群向大众人群辐射、从经济和文化发达的地区向不发达的地区辐射。”陈睿说,“文化传播的典型路径就是这样,未来的主流文化会有很多,B站很可能是其中的一极。”

  “B站的创始团队,包括我曾经都是小众人群,如果还去划核心跟非核心用户,就跟创立B站的理念违背了。我们从来不会认为某一个人群更核心,某一个人群更不核心;某一个人群更深度,某一个人群更不深度。”陈睿认为社群管理的方式大同小异,核心就两条:一是保证相对公平,二是让用户觉得自己有话语权。

  陈睿直言,从没想刻意把B站做成一个流行的大众产品,或者一个多么成功的商业案例。“这些都是跟着用户的需求走,为什么要做一些B站相关的周边产品?因为用户喜欢,花钱不就是买个高兴吗?为什么要做去日本的旅游项目?因为热爱动漫的人都有一个去日本旅游的梦,他不需要去传统的景点或者商场购物,就想去看看那些动漫里出现的东西。”

 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,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(免费)参与修正。立即前往

  中国文化产业即将裂变为十万亿级的“大机会”,可以预见的是,新老玩家在这一领域的角逐将更为激烈,而如何有效占领市场、如何提升自身的竞争力、如何在市场变化中实现自我升级,则将成为未来存活于市场的不二逻辑。

  用陈睿的话说,B站和这些短视频产品的使用差别,就像吃面条和吃薯片的差别,一个是正餐,一个是零食。但不可否认,零食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是巨大的。B站要持续保持这群人的高忠诚度和高粘性,还要不断“用爱发电”才行

  12月8日,以“洞见新视听”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四川成都拉开帷幕。这个堪称中国网络视听领域的“乌镇峰会”吸引了众多视频行业巨头参会。b站董事长陈睿以“创作的绿洲”为题作主题论坛演讲,认为对于b站更重要的是品质导向,而不是流量导向。他还表示,b站已经形成了基于自生...

  “来B站之前,IPO我都经历过两次了。”9月23日,在B站举办二次元论坛的茶歇间隙,B站董事长陈睿面对小娱对其商业化的询问时,对小娱聊起了自己过往的光荣经历。粗眉毛、小眼睛,笑起来有点萌,这位70后的资深动漫迷,5年前投了一笔钱给一个由4名大学生捣鼓出来的动画分享网站。于是...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

扬红公式心水论坛| 红姐统一联合主图库| 黄大仙六肖期期准免无错版| 7460cc波肖门尾图库| 香港马会特供资料财神|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| 今晚买码买单还是买双| 智多星心水论坛香港马| 黄大仙一句玄机解特肖| 金财神玄机网|